在下轩悦

小透明 渣文笔 各种圈 腐【这才是重点吧喂】
欧尼酱嫁我嗷嗷嗷嗷qwwwwwwwq

【震京】【金焘年/冷锋】杂谈。(多图)

林稚:

-安利向。圈外人慎入。




我知道震京这个cp里挺少有金焘年和冷锋这个配对,但是不知怎的我觉得他俩配得一脸登对,即便角色拉郎的粮很少我自己也能yy产粮磕到迷幻。


一开始是因为什么喜欢上的呢?


刚巧在那同一时间点,重温了《赤道》,随大流看了《战狼2》,补完了《战狼1》。那时不知道有震京这对cp,只是纯粹对金焘年和冷锋这两个角色留下了太过深刻的印象。






单论演技,两人起码都能算作资深。对于人物形象的刻画,我最直观的感受就是:


张震的金焘年满足了我对反派的所有审美,吴京的冷锋满足了我对正派所有的审美。


各种意义上的审美。


又听说吴京曾邀请过张震参演电影,我是真心地期待他们的合作。


所以在后来写文的过程中,我都是一个相当享受的状态。


“在他亡命追猎的人生路上,遇见了他的战场。”







这是他们的相遇,在准星上,在瞄准镜中,在飞袭碰撞的子弹之间。


缱绻暧昧缠绵悱恻不适合这种长着棱角的爱情,枪声炮火诡谲云波构筑成他们相处的重点。如果按常理出牌,那结局大抵是:





——你爱我么?


——我爱你,但我不能背叛我的国家。


这种烂俗对白。亦或是:





——你总有一天会杀了他。


这种中二走向。


但是我又想,是否存在一种可能,赐给某人改写故事的权限。


听说《赤道》电影有一段没有放出来的剧情剪辑:金焘年和张怡君本是朝鲜特工,一场大爆炸后幸存生还。电影中金焘年的背脊烧伤也是由此而来。


再结合影片桥段:金焘年面对自己的干妈Sophia(不知道有没有拼错)始终没能下手杀她。


看看他说“铁板猪蹄儿”的那个笑容,还有众多干儿子中就他记得给干妈带胃药,分明是一个盔甲之下埋藏柔软的人啊。他是只对在意的人笑的。






冷锋呢?穿上军装是一骑当千的兵王,脱了军装就是一痞帅活泼的大小伙儿。看似粗枝大叶实则心思细腻,能无情杀敌却也重情重义。他说“我就是为他们而生的”时,仿佛灵魂都在发光。


冷锋坚守正道而悲悯尚有,金焘年恨堕歧途而柔情依旧。


于是我想,能否容我任性一回,让这两个动人的灵魂在我的笔下相遇一次。


他们的故事有轰轰烈烈,有波澜壮阔,有千回百折,有荡气回肠,也有动乱之后的安稳生活。


子弹会下膛,鲜血会褪色。我这样想象他们的以后——


“这些人都谁啊?不会又是你仇家吧。”


“最后几个了,被逼着来的。”


“诶说好了啊这回你自个儿解决我不——”(回头瞅一眼靠在沙发上抱着背枕装睡的金焘年)


“……成吧我去。”


(闭着眼睛的人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笑,想着今晚就给冷锋做他最喜欢的红烧排骨吧)


-


“想吃什么,今儿我给你露一手。”


(想了想,嘴角咧开一个笑,弯了眉眼)“猪蹄儿,铁板猪蹄儿。”


那笑得多好看啊。


冷锋估计会看愣吧,那个常年冻结表情、板起面孔像个煞神似的人,笑起来就像个孩子一样温和近人。


慢慢相处久了冷锋才会发现,那是只会对重要的人露出来的笑啊。


-


他们用罪恶救赎大爱,用沉默代替嘶吼,亲吻彼此涌血的热喉。


-


以往我每次拉郎的时候,都会写一段表达灵感的序言,这次是写得最长的一篇。


亲爱的读者,你可以把这当做一篇安利,关于震京或是狙击组。也可以看作是《遇劫》的前言后记或是旁批,对这篇文由来的阐释。亦可以视作我在深夜的闲思杂想无聊意淫。无论如何,感谢你分享如此心境。


我喜欢他们的因由和我创作的动力,无非是我坚信:美好的灵魂都具有相遇的价值。


愿在我的笔下,那两把狙击枪的子弹,会撞出别样的火花。


-


腾讯号在评论区,我很希望借此结交同好,并且期待和你们聊一聊。


占tag致歉。

【林间出品】【震京/京震衍生】遇劫#04

林稚:

*原作:电影《赤道》×电影《战狼》。


*cp:金焘年×冷锋。(无差)


*分级:NC-14。


*作者的话:专注角色,不涉真人。因为两人都擅长狙击,所以私心加了个狙击组的tag,希求同好。冷锋属于吴京,金焘年属于张震,ooc属于我。


*正文需要动力。反响决定后续。热度推进更新。




文/林稚


<<<


04.


 


黏稠的乌云压抑的晚黛下,镶着白光的金茂大厦直刺天幕。长达一分钟的警笛长鸣,贯彻大厦上下八十八层,整栋建筑物里的人们惊慌得丢弃了骄矜的盔甲,你推我搡着从底层的四个安全出口分流蜂拥而出。恐慌在惊叫与踢踏声中蔓延开来,陆家嘴所有街区人心惶惶。金茂大厦就像是人洪中的礁石,漠然屹立着俯瞰蜂屯蚁聚。


二十分钟前,金茂大厦凯悦酒店大堂经理收到监控室保安的报告,发现有不明武装团伙入侵第五十五层5520号单人套房。从经理开始将此消息逐层上报,五分钟内到了飞鹰特战队队长的耳朵里,陈怀礼即刻组织队员,根据地形资料拟定作战计划。


二十一点五十分,金茂大厦所有顾客疏散完毕。


二十一点五十一分,金茂大厦全面断电,启用应急电源。


二十一点五十三分,金茂大厦周边方圆一千米全面戒严。


二十一点五十五分,飞鹰特战队十五人与特别观察员冷锋全部就位。


喧闹霎时消顿。金茂大厦和环球金融中心的通体白光相邻辉映,凉爽的秋夜里寂静得连夏虫苟延残喘的嘶鸣都再寻不到,每一个活物的吐息无一不融进这慷慨的夜色,仿佛号角落下了尾音,而弓弦悄然拉满。


 




三十分钟前,五名西装革履的雇佣兵进入了金茂大厦,一路畅通无阻来到5520房间,一卸外套露出全身外军装备,子弹的铜光瞬间晃进摄像头,将监控室的保安吓得愣了半晌才想起打电话。


下一刻,房门被粗暴踹开,房间里的每个摄像头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被几个雇佣兵全数打掉。出乎意料的警报在三分钟后响彻大厦。几个雇佣兵面色皆是一变,将空荡的房间翻了遍,却没有找到丁点有价值的线索。


"Oh, Jesus. Did that guy kid us?"


没有赤道,没有武器,只有那即将到来的该死的警/察。为首的佣兵头子靠坐在金焘年坐过的座位上,深吸口气眯起受过伤的眼睛,打量了一遍光洁如新的桌面后摆摆手。


"Be patient. According to his words, we should wait for him."


呲——


电流啸叫同时流窜过五人的耳畔——如此嚣张的通讯入侵——一个沉浑的男音在耳麦中响起。


“老爹,你们太高调了。”


Fuck,到底是谁高调。


所有雇佣兵都停下了动作,目光聚焦在靠坐椅子的男人身上。这个被称作老爹的人眉峰一紧,抿唇用尚算流利的中文回应。


“你迟到了,Helios. 还偷用我们的通讯频道,这是不合规矩的。”


“是谁不合规矩,你心里清楚。”金焘年状似无意地随口一说,意料之中地捕捉到耳麦对面的人呼吸一滞,顺着势头点到为止转移话题,“我就在这栋楼里,没给你们开门迎接而已。要是不这样暴露你们,怎么见到货物。”


刚刚打开车门的冷锋就被微凉的气温刺激得打了个喷嚏。


“到地下车库第三层,两个货物我都会带到你面前。”


“擅自更改交易地点,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


“凭我赤道的名声。”




"Boss.What did he say?"其余听不懂中文的雇佣兵出了个代表向他发问。


"Leng is coming for us."


男人没再多话,歪头一笑取下通讯耳麦,翻腕将其握在掌中,猛一发力后缓缓松掌,被掰碎的一撮零件滚落桌角。


"Go to the underground park. Five more minutes. If he hasn't appearred yet, he's dead meat."


 


 


 


金茂大厦东偏南三十度方位两百米处,上海环球金融中心,第七十层办公厅外围走廊,冷锋趴伏在熟悉的狙击枪后,灿白的灯光流泻而下,映出他额角上细密的汗珠。从他的视野里可以清晰地看见飞鹰队员一路警戒上前,但第五十五层的5520房间,从警报拉响后便骤然熄灯,直到此时也没有半点动静。


也许他们早就分散隐匿起来,等待着周旋结束殊死一搏。


冷锋如是想着,塌下肩膀顶起枪托逐层往上察看。忽地瞄准镜定格,冷锋下意识上了扳机,眉眼眯成缝隙,过滤了多余的繁杂的光色,只见房间中有一道被墙壁挡了一大半,但仍显得格格不入的影子。


第五十二层……那是电子设备室。不可能是飞鹰的人!


冷锋即刻腾出手扶上通讯耳麦,忽然似见那道影子微微晃动了下。与此同时他正要报告,耳麦中却兀地传来一声压抑的鼻音,紧接着是微不可闻的人体倒地之声。


“全体注意!对方有狙击手,一号狙击点受到麻醉弹的攻击,已失去行动力。其他狙击点注意警戒。”陈怀礼的声音通过电磁波跨越黄浦江传来。他心里已有了七八分的定数。


麻醉弹……他该不会是想通过反狙击,放倒全部狙击手后找到冷锋吧。真当飞鹰好欺负呢。


陈怀礼正要下令调拨队员的时候,耳麦中传来了那个来自战狼的新丁的声音。


“报告!三号观察点发现目标。狙击手方位金茂大厦第五十二层电子设备室。”冷锋咬咬牙,紧盯着那道近乎固化的影子,“冷锋请求行动!”


陈怀礼盯着冷锋的那块影像画面,自然也瞧出了端倪,心下迅速衡量过利弊,眸光一沉,“行动批准!”


短短数秒之间,耳麦中又一声异响接至。


再清楚不过的信号——二号狙击点被毁。


冷锋深吸一口气,将叫嚣的沸血暂且压回心底,专注地平稳呼吸。两发子弹的轨迹,已经足够冷锋判断出躲在墙壁后的那个人的位置。


瞄准镜里,黑影开始移动,一个黑色的人形闪出墙后。冷锋缓缓校正数值,摇摆的准星渐趋稳定,十字靶心钉在了那人的背脊。


如此轻巧的劲装,断然不会是刚才监控上的外籍雇佣兵。


冷锋心下了然,嘴角浮现一丝痞笑,指尖摩挲着扳机,一瞬扣下。


 


赤道,子弹还你。


 


 


-TBC.


-林间文学

 

疑问

李白x刘邦是真没人喜欢?
两个痞子的爱情故事_(:з」∠)_
占tag抱歉

突如其来的脑洞【信邦注意】

战事开始的时候刘邦站在城墙上。一双眸子风平浪静,仿佛只是欣赏一出闹剧。
战场上将军的红发格外显眼。刘邦眯起眼,手屈成拳轻轻在城墙上敲打。他仿佛又回到了昨夜,战争爆发的前一晚。
夜已经很深了。刘邦正细细地观察桌上的地图,却听见由远而近的脚步声。来访者轻轻扣了扣门,刘邦透过窗户没能看清来者的长相,但那头如火的红发,他是怎么也忘不了。
“韩卿,这么晚有什么事吗。”刘邦放下了手中的卷轴,对眼前低着头的人问道。疲倦给刘邦的眼角少了一分凌厉,而多了一分平柔。
“君主。”
刘邦微微歪了歪头,示意他说下去。
“您若要这天下,我便帮你打下这万里江山。”
“您若想众人之上,”
韩信抬起了头,眼神中的坚定好像一丝跳动的火焰,灼烧着刘邦的心。
“我便让你这位子,坐得安稳无忧。”
刘邦手中的卷轴掉在了地上。
惊讶填满了他的眼眸。
但他终究什么都没说。

卡机截的。随意感受一下。
我生气起来腰都敢下。

不会画画于是搞了一个狄大人的令牌x
码掉的是狄大人的性转...油没干手抹上面了,sadಥ_ಥ

有脑洞

想写阿力克斯×土间太平啊啊啊啊啊啊qwq

好冷qwq

文渣qwq

欧尼酱小天使嗷嗷嗷嗷嗷qwq

吾王归来